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。

冰清玉潔、孤芳自賞的藝妓丁香(或譯貞香)從不放感情在任何人身上,直到申潤福的出現...在她心中盪起小小漣漪,那是什麼感覺?? 總覺得自己目光總是追逐著畫工郎,直到他的身影深深印在腦海裡,在心中驅之不去...好想見他

那個女人真奇怪,美艷動人眼神堅定讓我一直想注視著她,難道美女不是都愛被人誇獎受人矚目嗎? 為何她如此生氣? 當我被追兵追趕還擺弄了我ㄧ道,在張豬元班長的生日宴會上,如此高傲孤獨讓我想出言不遜,挫挫她的銳氣...斷了琴弦竟然還能彈奏一曲,樂音是如此美妙彷彿只有我們倆在山澗吹著風聽著流水聲,和樂融融的情侶帶著小孩從面前經過...洋溢著幸福~真希望樂音不要停止,就這樣讓我幸福的沐浴在這陽光下吧...無需掩飾自己身份。


五兩情侶,指的是申潤福和藝妓丁香,五兩是申潤福賣俗畫所得來的錢。


再次相遇,好想再聽聽她美妙的琴聲,止癒我的不安騷動、擔心受怕的靈魂...
「我用五兩買妳的一首曲子,因為這裡就是我人生的全部」

如此卑微的請求丁香答應...甚至還突然伸手握住丁香的手,如此親密的舉動讓丁香心中瞬間小鹿亂撞,日後還漸漸對潤福產生好感...短暫迷茫的天才畫家。
心情好亂,如果我的手被判了掌破刑,這樣我的人生不就全毀了? 畫春宮圖有錯嗎? 難道只能放在心中感受而不能畫出來嗎? 可惡!!! 本想狂草亂筆發洩,伴著美妙琴音讓我的手不自覺得描繪丁香彈琴的動人美姿...琴聲忽快忽慢、忽強忽弱像是我的情緒,我拿筆的手能否再繼續隨性自由創作? 把握當下,畫著自己想畫的...天微微亮,留下畫悄悄走人。

阿~~~~~~我的手....淚流滿面自己用石頭砸了自己的手,再大的疼痛也比不上被分配到丹青所做粗工的永福哥,都是因為我,都是因為這隻手,讓我最親愛的哥哥發配邊疆...我已經不想再作畫了
「畫工郎~~你沒事吧?」丁香救了垂死路邊的潤福,將他帶回自己住處照顧療養...(未完待續)

Jess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