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北京的時候,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,甚至對於「反日」的民族主義情緒很不以為然。我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忠實的愛國主義者,因為我也會挑剔我生活的這片土地的各種毛病。


大陸車多車少 都有譏言
但是,到台灣之後,我發現自己正在一點點變成一個「激進」的「愛『大陸』主義者」。我這種情緒是一點一點增長的,我寫這篇文章是在來台灣後的第4個星期,這種情緒已經增長到我要寫下這篇筆記以「一吐為快」的地步了。

剛來台灣的時候,會聽到一些對大陸的誤解,我還會心平氣和地認真解釋,認為這是因為不了解造成的。但到4個星期後的現在,我已經懶得解釋了,但又覺得自己不應該以譏諷的口氣反駁,畢竟如我將要說到的,偏見的形成並不完全是持偏見者的錯誤。所以,在面對偏見的時候,我只能選擇沉默。
不只一位沒有到過大陸的朋友,在台北街上開車時問我:「大陸的汽車沒有這麼多吧?!」我曾笑著解釋,至少在北京,汽車可能是台北的幾倍,甚至10幾倍。當然我並不認為汽車多是什麼好事情,交通擁擠、空氣汙染都是汽車多的代價,但從那幾位問這問題的朋友們的語氣中,我聽出他們認為大陸現在仍然落後到街上沒有多少汽車跑。

也有一位台灣人曾替我反駁上面的提問,說:「大陸的汽車太多了。」但她緊接著便以嬉笑的口吻說:「塞車時他們會拚命按喇叭,比我們落後30年!」我聽著真有些要暈倒了,我到北京10年了也沒有遇過塞車時喇叭齊鳴的壯觀場面,所以,我真的不知道她的經驗是哪裡來的。

口耳相傳 變成人間地獄
一次和一群台灣人同桌吃飯,一位女性說:「我們平時總在講大陸的笑話。」細問之下,才知道她只在大陸呆過幾天。

這位女士講,她的一位朋友在北京居住,她看到那朋友蓬頭垢面的,便問她為什麼這樣不修邊幅。那位朋友回答,因為如果太整潔,上街的時候會被小偷盯上。我相信北京人民看到這些都要暈倒了,這話背後的假設是:北京的女人都不修邊幅,不注重打扮,所以她如果把自己弄整潔些就會成為北京街頭醒目的另類分子。

我當時哭笑不得地反駁這位女士:「哪裡有那麼嚴重呀!」她認真地對我說:「有的,我就被小偷盯上過。」台灣就沒有小偷嗎?我的一位台北朋友告訴我,他平時出來的時候也是不敢太講究穿著,同樣是怕被小偷盯上。所以我相信那位女士的個人經驗也許確實存在,但是,她將這種個人的偶遇經驗加上偏見進行擴大,並且通過口耳相傳,使得大陸成為一個可怕的人間地獄。

還是在餐桌上,一位女士以譏諷的口氣說大陸人如何多,她說:「出了上海火車站,抬頭一看,到處都是人!」這樣的話聽著也就罷了,但她後面緊跟了一句:「現在香港也是了,到太平山頂,向下一看,滿山的大陸人!」我當時真想問她:「大陸人貼標籤了?你怎麼知道是大陸人?」但我還是忍著沒有問。據我4個月前去香港的經驗,大陸人不可能憑肉眼同香港人區別開來,而且太平山是坐小火車上的,另有一兩條山間小路隱藏於樹冠之下,怎麼可能一眼望去「滿山」都是大陸人呢?這又不是戰爭片中在搶奪山頭!

在另一個餐桌上,同餐的台灣朋友很友善地向我打聽,大陸人是否也會這樣輕鬆、悠閒地在外面進餐。我相信他們問這話時是先假想大陸人沒有經濟能力這樣出來吃飯,可能是留意到我表情和情緒的變化,他們解釋說,因為他們擔心大陸人太多,即使在外面吃飯也會非常緊張。

學者也有偏見 以偏概全
還有一位我非常敬重的老師,談到大陸時同樣也會有偏見。比如,他認為,大陸現在「殺女嬰」的現象非常嚴重,造成性別比例嚴重失衡,有的地方許多個男人,甚至10個男人娶1個老婆。我探究他何以得出這樣的印象,原來是10多年前他的一位學界朋友在大陸某邊遠山區做過田野調查,回來告訴他的。我即便相信那位學者觀察到的可能都是真的,但是,即使如此也是以偏概全的。10多年前中國的一個小山村,不足以代表10多年後的整個中國大陸。

最搞笑的是,我在網上看到一本曾經在台灣熱銷的書,一位美國教授寫的,書名忘記了,但這位教授整本書都在講,他預言中國大陸會因為女人太少攻打台灣,以便為大陸的男人找到台灣女人「配對」。出版家在推介這本書的文字中以「嚴謹的學術調查」、「科學的邏輯論證」、「令人信服的說服力」等字眼形容此書,驚得我張大了嘴巴。別的姑且不說,總共只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,有多少女人可以供大陸男人「搶婚」呢?

這些對大陸的誤解與偏見真的讓我又好氣又可笑,剛開始還氣,後來只餘下苦笑了。反省這樣的偏見何以形成,我的結論是,偏見的持有者與散布者真的不應該擔負主要的責任,姑且不說兩岸隔絕多年,也不論敵對時期的汙名化與攻擊,要從他們也是一個「他者」的角度,來理解他們對大陸這片土地上許多屬於「異文化」現象的解讀。

又好氣又可笑 餘下苦笑
一個人到全然陌生的異地去,特別是像大陸這樣曾在歷史上被高度汙名化的「敵對」地區去,自然是非常緊張,處處小心,而且也會對與自己原本生活地區的差異現象非常敏感,所以這一切都使他們將在大陸的負面經驗誇大,那些與自己生活地區相同的正面經驗則會被忽視掉。於是,經過他們的口耳相傳,便只餘下負面經驗了。

再者,每個人都會有許多負面經驗,因為負面經驗對我們情感的傷害很大,我們會本能地誇大貶損這些負面經驗使自己得到安慰。如果隔離太久,以10幾年前的個人經驗評價10幾年後的大陸,自然偏差更大。

同樣是因為「文化衝撞」,由人口密度相對較低的台灣到了北京、上海那樣的大都市,自然會得出中國人口像螞蟻一樣多的印象。事實上,我們的人口也確實像螞蟻一樣多。
想清楚這些,我真的不想再指責那些對大陸有偏見的台灣人,我只想對大陸人說:我們自己是否可以做得更好些呢?減少我們的公共問題,提升我們的生活品質。看不到大陸的巨大進步是外人的不對,但也許我們的進步還真的沒有大到足以讓所有人都清楚看到的地步。所以,我們需要不斷努力。

也許,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進一步提升自己的良好素質。
到台北後,我對北京的感情真的更加深厚了。想我自己在大陸的時候總批評這裡不好那裡不好,但是到外面之後別人這樣批評自己卻受不了。也許,我們每個人的心中,對於那些生我、養我的土地,都有一種「愛之彌深、責之彌切」的感情吧!


-------不負責任的作者感想~

嗯~~我也是深有同感,之後可能會出現>>好氣又可笑 陸人偏見令我愛國(一篇台灣人寫的文章)
說真的,生於台灣長在台灣~罵罵台灣是家常便飯,但是出了國門~~還是會反駁那些對台灣的"偏見"

像我親身體驗(我不太相信有人說..)
"台灣人都很窮,都在啃香蕉"(忘記在那個省份,我還真的遇過)
"台灣是我們的一省~~(歡呼YA~)老鄉~糖葫蘆算你免費"(in北京 讓我又氣又好笑(= =凸)想用糖葫蘆收買我?!)
"莫拉克颱風毀滅台灣~~你們有沒有事?"(有事還會站在這裡嗎? 毀滅? 台灣沒這麼脆弱吧?)

諸如此類層出不窮....想想很有趣,畢竟是隔了一條海的文化衝擊(對岸資訊又不發達..網路封鎖超嚴重~連谷哥大神都不爽幹)

Jess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